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玄孙女刘学馥
发布时间: 2015-04-14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   时间:2012-06-11 14:31   来源:统一论坛
        很多场合,介绍刘学馥时都会在她的名字前加上这样一个注释:刘铭传的玄孙女。
        的确,作为台湾首任巡抚,刘铭传身后的故事太多太多。1884年,刘铭传奉命赴台带领淮湘两军以及台湾人民共同打退了法军的进攻,维护了祖国领土的完整。
       “此一捷报中外报纸均大幅报道,是启发台湾精神的一道曙光,亦是烽火年代的珍贵欢欣,抚今追昔我们仍时时感念、人人咏叹此位战功显赫的民族英雄。”在刘学馥保存的珍贵资料中,诸如此类对刘铭传的评价比比皆是。
        除了战功卓著外,1885年台湾建省,担任台湾首任巡抚的刘铭传以开放的眼光和前瞻的政策,励精图治,率领台湾民众迎头赶上,让台湾成了当时的标杆省份,亦被台湾人民尊称为“台湾现代化之父”。
       “先祖刘铭传对台湾的贡献、热爱已经深深地植根于台湾民心。”
        作为刘铭传两岸交流基金会发起人、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、安徽省政协委员,刘学馥与笔者分享了她几次赴台的感想
        “每次去台湾都有回家的感觉”
       15年前,刘学馥曾经以刘铭传后裔的身份第一次赴台。尽管她的先祖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漫长的岁月,并为其付出了毕生心血,但是她的这次赴台还是刘氏后人第一次来到台湾。
        刘学馥的记忆里,先祖刘铭传是父母及家乡长者口中的那个英雄,每当她看到家中珍藏的先祖遗像和他穿戴过的火红帅袍和花翎,仿佛就像看到先祖策马扬鞭,驰骋疆场,奋勇抗击外敌入侵,英勇保卫台湾的壮烈场面。而这种爱国之情一直在家族中延续着。
        父亲刘肃曾为了保护先祖刘铭传所得的西周时期最大的青铜器“虢季子白盘”历尽艰辛和磨难,并于1950年初毅然将其无偿捐献给了国家,“虢季子白盘”得以永远珍藏在北京故宫。
        据她介绍,家里还向国家及安徽省捐献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战鼓、名人字画、宫廷墨宝以及古书字册三万册等。
可是没能前往台湾,亲眼看看先祖曾经倾心治理的地方一直是刘氏家族的遗憾。带着这种遗憾,刘学馥于1996年来到台湾,在那片土地上,她踏着先祖曾经的足迹,感受着百年的风云变幻。
        “确实,在台湾还存有很多当年的文献和遗迹,它们让我感动、让我震撼、让我难忘。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,很奇妙,很微妙。”
讲起第一次赴台的经历,直到现在刘学馥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其中的细节。
         下飞机不到20分钟,台湾当地的媒体就闻风赶来采访她,这让第一次来到台湾的刘学馥有些吃惊。而马英九见到刘学馥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的先祖刘铭传是我崇拜的偶像。”宋楚瑜也告诉刘学馥:“你的先祖是台湾的第一任巡抚,对台湾近代化建设贡献很大,我们现在在他建设的基础上发展。”
          第二天,她去参观台北新公园。那里有四尊铜像,郑成功、刘铭传、丘逢甲、连横四位对台湾有卓越贡献的人物。
“真的很奇妙,我在很远的地方就仿佛感觉到了有人在迎接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 一行人走过去时都在猜测哪尊铜像是刘铭传的,刘学馥脱口而出:就是第二尊。走过去一看,还真被她猜对了,至于其中的缘由她自己也讲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  刘学馥在先祖的铜像前肃穆静立良久,缅怀先祖百年前治理台湾时的爱国爱民情操,心中感慨无限。
         台湾为纪念刘铭传的功绩,除了立铜像外,还特别设立了铭传大学、铭传中学、铭传小学及刘铭传路。这些都让刘学馥感受到刘铭传在台湾的影响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让她颇为惊讶的是,台湾当地的各大媒体都对她的到来在显著位置予以报道,初定十几天的访问交流被延长到一个多月。
有件事,刘学馥到现在想起来仍旧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。一次,她在散步时,一位老太太很激动地指着她问,“你是不是电视上看到的那位刘小姐?”在得到她的肯定答复后,老太太非要拉着她送她一些衣物。“我当时就告诉她,现在祖国大陆生活很好,我们什么都不缺。而大妈连忙和我解释,说不是嫌我们穷,而是想表达她的心意和激动之情。”这份诚挚的感情,刘学馥至今仍念念不忘。
        在台湾,刘学馥在和一些年轻人热烈的交谈中,与铭传大学、中学、小学学生的热情交流中,都能感觉到他们的兴奋。在被邀请参加的各种活动中并对关于亲情的话题发言时,刘学馥都得到了热烈的掌声,这让她倍感亲切。
        之后,刘学馥又在1998年、2002年、2009年和2010年先后四次前往台湾,每次的台湾之旅都能让她有些新的感受,都会让她找到回家的感觉。而这些感受也成了她致力于创办刘铭传两岸交流基金会的直接动力。
          踏在先祖的足迹上
         十五年间,五次赴台,刘学馥说她也希望能找到一些和先祖共鸣的契机。而这种感受在她登上沪尾炮台和基隆炮台时格外明显。
“很难描述那种复杂的情感。你可以想象一下,在基隆炮台,抚摸着对着海口的大炮和旁边不远处干枯的土井,看着百十米之后残留的兵营遗址,仿佛置身当时激烈的战争中,感受到百年前大战一触即发、战士奋勇杀敌的紧迫场景,仿佛能看到先祖当年在这条路上不停地来回奔走的景象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在那一刻,刘学馥再也没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。她寻着这条路来回走了多遍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    “ 在那一刻我特别有种血脉相传的感受,也只有在那刻,我能感受到踏在先祖足迹上给我传导的力量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在参观战法清军纪念碑时,刘学馥哭了。将士们都是跟着先祖离开家乡来到台湾,后来在抗击侵略的战争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。在历史长河中,甚至找不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名字,他们静静地躺在这片土地上,而她的到来,希望能抚慰这些已安息的英魂。
       “先后五次去过台湾,在那里,使我感受到无论是高层政要还是平民百姓对先祖的评价都是一致的,他们对先祖的崇敬之情都溢于言表,这些都会让我感动和自豪。在台湾我深深地体会到血浓于水的同胞之爱,所到之处都被浓烈的人情包围着,被热情的友爱感染着……我想,是祖先百年前在台湾遗留下来的爱,让如今的我在台湾得到了回馈。”刘学馥在日记中如是写下了自己的感受。
        “先祖的遗训一直激励着我”
        “先祖治理台湾长达七年之久,并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都留在了那片土地上。甚至1895年,在听到台湾割让给日本后,气愤吐血而逝。”
        说起这些尘封的往事,刘学馥眼神中有些感伤,有些无奈。
        作为刘铭传两岸交流基金会的发起人,十多年来,刘学馥一直在为加强两岸的交流做着自己的努力,她说这是她丢不掉的责任和情感。就因为这份情感、这份责任,尽管被病魔折磨了十几年,她仍然愿意用自己最大的热情去完成这份属于刘氏后人的事业,因为她身上流淌着的是刘氏的血液。
        “这个姓氏带给我的是责任和情感,这种感受在亲自看过台湾之后更加强烈。但是,我不能靠在先祖的身上,而是应该秉承先祖的遗志,为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尽心尽力。这才是对先祖最好的告慰。”刘学馥在谈到自己未来的目标时,依旧坚定。
        十几年来,这个目标一直支撑着她走到现在。只有熟识她的人才知道,她的每一步走起来有多艰难。
        从1998年起到现在,刘学馥一直在和病魔抗争。近年来由于癌细胞有所转移,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放慢了她前行的脚步。记者采访她时,她正在医院进行治疗中。
        十几年来,刘学馥以其特殊的身份和台湾高层政要,包括马英九、连战、宋楚瑜、辜振甫、吴敦义等以及社会各界多方接触,建立了丰富的人脉关系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第一次赴台访问时,宋楚瑜先生曾经邀请我赴他的官邸做客。宋先生的儒雅与亲和,宋夫人的优雅和干练以及他们热情接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印下了抹不去的一段情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所以,当2005年宋楚瑜率亲民党代表团来祖国大陆访问时,刘学馥精心准备了礼物送给他,希望藉此转达刘铭传家乡人民的情意。为此,她特意选择了一方镂空雕刻着龙的歙砚送给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努力做刘铭传两岸交流基金会的工作,以加强两岸民间交流,增进两岸割不断的同胞之情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  相信这也是先祖的意愿”
         2011年4月,刘铭传的部分骨灰在他的故乡肥西县大潜山附近安葬。而刘学馥有个更大的计划,她希望能将先祖的部分骨灰安葬到台湾,也许过不了多久,人们就能同时在祖国大陆和台湾共同瞻仰这位为保护台湾、建设台湾耗尽心力的民族英雄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两次赴台考察、商谈,拟将先祖的部分骨灰安葬到台湾。很多人都非常赞成这个想法,都觉得这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所以,这并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选择,我相信这也是先祖的意愿。”
         在和台湾沟通的过程中,刘学馥感受到了台湾人对此事的热情和期待。
        “如能安葬到台湾,必能一圆先贤与袍泽弟兄守护台湾的遗愿,亦祈将先贤之高风亮节、丰功伟业永远典藏在他的第二故乡。若先贤的部分骨灰归葬到台湾,相信先贤必将含笑九泉,台湾人民诚然欢欣感动,如此生殁两益之举将两岸同喜、青史铭刻。

       “ 在收到的回函中,热情的赞誉让刘学馥对推行此事更加有信心。
         她说,在这一刻,她特别能够感受到身体中流淌的刘氏血液在贲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