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千载说三河
发布时间: 2015-06-04 浏览次数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三河古镇文化概述

    肥西三河古镇地处安徽省的合肥、六安、巢湖三市交界处,与舒城、庐江县相邻,为古鹊渚镇所在,见诸文献记载的历史已经有两千五百多年。三河源于水,灵于水,活于水,盛于水,水是三河的精灵。镇内,五里长街,河环水绕;镇外,河网纵横,圩堤交错,具有“外环两岸,中峙三洲”的独特地貌。三河镇以水乡古镇为特色,荟萃了丰富的人文观景,形成了江淮地区独有的“八古”景观。三河地区物产丰饶,民俗独特。历史上既是兵家必争之地,又是商家云集之地;如今的三河镇是全国文明镇、中国历史文化名镇、国家4A级旅游景区,安徽省十大休闲渡假基地。

    三河镇历史悠久,建制和名称也在不断演变。几千年前,古三河称为鹊渚、鹊岸等,意思是鸟类栖息之地。夏商时代,渔人结庐避风于此,始有人居住,属于“东夷”、“淮夷”。大禹治水,分天下为九州,三河隶属“扬州”范围。西周时期,又属“舒鸠”等国活动范围。春秋时期,已有“鹊岸”之名,据《左传·昭公五年》记载:“冬十月,楚子以诸侯及东夷伐吴,遽不设备,吴人败诸鹊岸。”晋代学者杜预给“鹊岸”下注曰:“庐江舒县有鹊尾渚”。这里的“庐江”,系晋代庐江郡;“舒县”为今庐江、舒城二县地,虽没有指出它在舒县何地,但已经看出有了“鹊渚”之名。宋代《舆地纪胜》写道:“鹊岸在舒城县西”。清嘉庆续修《庐州府志》指出鹊岸“今考在县东北六十里”,从地理位置上看,舒城东北六十里之处正是三河镇。南北朝前期,三河称“鹊尾”,南朝宋明帝年间,宋国发生了争夺帝位内战,三河一带便是两军相争的主战场。《资治通鉴·宋纪》记载:南朝宋明帝泰始二年(公元466年)刘宋政权发生分裂,晋安王刘子勋据浔阳(今九江)自立为帝。随后,宋明帝开始军事征讨,先以一军屯虎槛(今芜湖西南),拒赭圻(今繁昌西南)之敌。然后以刘休佑等率军从历阳(今和县)进军合肥。“南汝阴太守裴季之以合肥来降”。此时对方“陶亮(统帅)闻湖、白二城不守,大惧,急召孙冲之还鹊尾,留薛宝常等守赭圻;先于姥山及诸岗分立营寨,亦各散还,共保浓湖。”另“邓琬(大臣)遗其豫州刺史刘胡帅众三万,铁骑二千,东屯鹊尾并旧兵凡十余万。”这里的“鹊尾”显然是地处巢湖西冲的晋时“鹊尾渚”即今三河镇。清光绪年间续修《庐州府志》卷七山川志下记载:“鹊尾渚在舒城县东北六十里”。“三汊河”的名称出现在南北朝后期,据《梁书》、《南史》及《资治通鉴》记载:梁天监二年(公元505年)韦睿任豫州刺史,领历阳太守。天监四年,韦睿率军攻北魏合肥,他察看地形,修堰坝拦蓄肥(淝)水,准备灌合肥。不料,魏援军五万突至,梁军形势危急。这时,“军监潘灵祐劝睿退还巢湖,诸将又请走保三汊。”清代嘉庆《合肥县志》卷三在“三河”下曰:“或劝韦睿保三汊,诚此地。” 清初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中明确写道:“三河,县(舒城)东北六十里,亦名三汊河,相传即古鹊尾渚镇,北岸为合肥界。”隋初,设置庐州,自此至清朝此地皆属庐州。“三河”之名,始见于《大明一统志》卷十四“庐州府”:“三河,在府城南九十里,其源有三,合而为一,入巢湖。”《通志》:“三河镇外环两岸,中峙三洲,而三水贯于其间,故曰三河。”雍正《合肥县志·山水志》说:“三河外环两岸,中峙三洲,而二水贯于其间,故曰三河,原在中洲墩上建石佛市,门外旧系河口古渡,南有小楼,石墙外属舒城。”辛亥革命后,废庐州府成立合肥县,县下设三河区属。1949年1月,三河解放后建市(县级)直属皖北巢湖专区,1950年撤市设区,隶属肥西县,1956年撤区设镇迄今。

    三河古镇的特色,一为水,二为古。三河因水而生灵气,有位三河籍诗人曾对故乡咏道:“三道春水,仍明澈,仍清长,仍柔波荡漾。”三河之水,主要是丰乐、杭埠二水在此汇合。丰乐河清代称界河,为合、舒二县分界,其源为六安、舒城、肥西交界处的江淮分水岭南侧,过桃溪、丰乐镇至三河镇。旧志所谓“界河”“舒、六水”、“桃溪水”即此河。杭埠河源于舒城西南山区,向东北方向流贯舒城,在三河镇东南不远处的舒拐附近汇庐江马槽山水,至三河镇丰乐河,东流入巢湖。此水古曾称龙舒水、巴洋河等,亦即旧志所称“舒城西山水”。清初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写道:“三河镇会庐江杭埠水、舒城城下水、桃溪水曰三汊河。”嘉庆《合肥县志》卷一南乡图说“丰乐河自彭家湾入界,东行,舒城西山水会焉;又东行,庐江马槽山水会焉;是名三河。”古代三河之水源经南河入湖,但河道弯曲向南,不易泄洪,后开新河,河水直向东入湖。总之,三河镇主要是丰乐、杭埠两河在此交汇,后又疏通了小南河,今日三河,更名符其实。古的特色是形成了江淮地区独有的“八古”景观。自古就有的古河,从古代流淌到今天;古河上的石桥,连接着记忆与梦想;走进古圩,则让我们感受到原始的自然风光;用青石板铺成的古街巷,保留着历史街区的肌理;古民居飞檐翘角,雕梁画栋,形成少见的晚清建筑群;古茶楼依堤傍水,荟萃了三河饮食文化的精华;曾经十分红火的古庙台,缭绕着昔日的沧桑云烟;太平军遗下的两段城墙,给我们留下了古战场的战火痕迹。总之,三河“八古”,佐证和诠释着三河的古老,给今天增添访古探幽的情趣。

    三河自古因水而兴,为舒城、庐江、六安等地商品集散地和区外商贸内运交换的中转站;周边圩田遍布,历来是鱼米之乡。加上港湾交错,交通便利。嘉庆《合肥县志》卷三疆域志记载:“三河为三邑犬牙之地,米谷禀聚,汇舒、庐、六诸水为河者三,河流宽阔,枝津回互,万艘可藏。”三河镇很早就形成繁华的商埠,特别是晚清民国时期,商业盛极一时,清朝光绪年间,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家族在三河建钱庄、仓房;两广总督张树声、四川总督刘秉璋、广西巡抚潘鼎新均在三河建有房产,湖南提督周盛波、周盛传兄弟在三河建有当铺,另有记名提督、总兵数人在三河建有房产。民国二十二年(1933年)统计数字表明,三河港年平均输出大米100万石,为巢湖各港之冠,成为合肥地区第一大港。大别山的竹木茶油,巢湖的稻米鱼虾,沪宁百货,苏杭丝绸等等,经此集散,流向四面八方。素有“买不尽的三河”、“皖中商品走廊”之说。抗日战争时期,合肥、芜湖等沦陷区人口大量涌入三河,三河人口急剧增长到近十万人,超过当时的合肥县城,人口大量涌入强有力推动了商业的发展,日夜开市,又有“小上海”、“小南京”之称。建国后三河一直是肥西县第一大商贸镇。

    三河镇因其东锁巢湖,北扼庐州,西卫龙舒,南临潜川,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;悠久的历史还积淀了丰厚的人文景观。《左传》中记载的吴楚“鹊岸之战”,表明三河有文字的记载的历史已有2500多年。五代后期,相传宋太祖、宋太宗幼时曾到过三河,留下了“二龙街”和“黄水井”的传说。三国时期,曹魏与孙吴在此鏖战数十年;南朝初年,又发生了有名的“鹊尾之战”;特别是晚清时期,此地更是涌现了更多的英雄豪杰,留下了许多壮观的历史场景。1858年,太平天国将领陈玉成、李秀成在此大败湘军悍将李续宾部,创下了“三河大捷”;清朝同光年间,三河及附近涌现了众多的淮军将领如刘秉獐、潘鼎新、刘铭传等。民国时期,国民党陆军上将,著名的抗日将领孙立人诞生于三河八扇巷,著名的物理学家杨振宁曾客居三河一人巷。现代著名诗人刘祖慈正是从故乡土地上汲取了浓厚的乡情,写下许多包含深情的诗篇……。

    三河物产丰富,饮食闻名江淮。三河饮食,以徽派菜系为底蕴,融百家菜系之长,堪称中国饮食的一大奇葩,闻名遐迩,传统宴席——“八八席”、“八四席”,无不传递着久远饮食文化的底蕴,“三河酥鸭”、“米粉虾”、“豆腐面鱼汤”等名菜无不展示水乡的风韵,“三河小米饺”、“三河马蹄酥”让你回味无穷,还有三河茶干、三河米酒,工艺品三河羽毛扇更让人流连忘返。至今,仍保存明清民谣《十大舍不得》:“一舍不得三河街花花世界,二舍不得大河水淘米洗菜……”。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三河民俗文化丰富多彩,体现了中国南北文化的交融。至今,春节至元宵节期间,民间仍自发举办耍龙灯、闹旱船、河蚌舞等活动。端午节时,人们做粽子、玩龙舟。中秋节仍玩火把。婚丧娶嫁,仍抬花轿、请“良玩”,保存着淳厚的民风。三河还是庐剧的发源地,庐剧的第一剧目——《小辞店》就是取材于三河古镇发生的缠绵纯洁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 回顾三河,阅读的是历史,体会的是部绵长史诗。

    游览三河,观赏的是风景,感受的是历史和文化。

    展望三河,描绘的是蓝图,想象的是美丽的憧憬。